IG 影展视频回顾 李昕 乡村教堂回顾展

IG影展 视频回顾



乡村教堂 李昕 摄影回顾展 影展开幕  2小时开幕 15分钟回顾视频剪辑



乡村教堂——李昕摄影回顾展

影展时间:2017年02月25日~3月3日

地点:IG映界影像艺术馆  安福路300号

欢迎大家来观展更多作品




特别感谢:

日本九州产业大学摄影系  小河修次教授、百濑俊哉教授  为本次展览提供 李昕 唯一存世作品 及在百忙之中到上海参加本次影展开幕。



李昕老师夫人及李昕老师朋友们的合影。


特别感谢:

雍和、陈海汶、林路、顾铮、朱钟华、姜纬、陆元敏、周明、王如仪、王耀东、支抗、高瞩等李昕朋友们撰写序言或参加影展开幕,感谢李昕所有朋友们、学生们参加影展开幕。



IG映界影像艺术馆 馆长 王骅


我当时和他(李昕)说过一句:“去不了日本,我们以后有机会在上海自己办。”但是很可惜,02年日本展览举办完以后,04年,他就已经不在了。所以长久以来这就成为了一个没有实现的愿望。我觉得今天应该要帮他去实现这个愿望了。而且我相信这也是很多了解当时情况的人,想要看到的展览。


最初我提出办这个展览,问到了李昕的夫人(今天她及李昕女儿也在我们展览现场),李昕生前拍摄的底片是否还在?李昕夫人告诉我:李昕当时在去世前曾经托付给了一位摄影杂志编辑,请他保存这些底片。很可惜我们辗转找到这位编辑的电话联系上,他已经退休了,也表示很可能这些原作底片都不一定能够找到了。我想起曾经在日本办过的这个展览,是否有可能这批照片在日本被保存着。后来请现在在日本读摄影博士的张笑秋去问了百濑老师,然后得知这批作品被非常好地保存着,而且就在我委托张笑秋向日本询问之前,百濑老师在上课的时候还把这组作品拿出来给学生作为范例来讲解。


虽然李昕老师当时在国内还不是一个特别有名的摄影家,但他的作品在日本展出过后,得到了非常好的精心的保管,而且日方不愿意把原作借出来,因为他们担心如果在路途当中遗失、损坏,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所以最后是通过他们美术馆非常专业的方式,复制了一套跟原作完全一样的照片让张笑秋带回来,终于促成了大家今天所看到的这个展览。这整个展览中的所有作品,也是李昕老师遗留下来唯一的一套作品,应该说是非常珍贵的。





著名摄影评论家 林路


首先感谢映界能在这里做这样一个展览,当然也非常感谢两位远道而来的日本教授,小河老师和百濑老师,如果不是他们对这些作品的很好的保存,我想今天这个展览也做不成。说起李昕,我就说不下去。他是非常可惜的一个优秀的摄影家,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如果不是英年早逝的话,其实到今天他也快退休了。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他会给我们创作更多、更精彩、更感人的东西。但是,没有如果。但是有了今天这个展览,我想我们对李昕也有一个很好的答复,或者说让他在天之灵也能感受到中国摄影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优秀、杰出的人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天的展览真的非同寻常,今天有这么多来宾、朋友,及我尊敬的日本的教授们。


尤其是我们想到了,他们能够把李昕的作品这么好地保存下来,这是这个展览最让我感动的地方,也给我们中国摄影的未来提供一个借鉴,一个值得好好反思的空间。在这里再次对这个展览的成功举办表示由衷的祝贺,祝中国摄影能在李昕的这个节点上,给我们一些更多的思考,一个更多的想象的空间。谢谢大家。




王骅:对这次展览做出巨大贡献,也是在李昕2002年在日本办影展提供巨大帮助的两位日本教授。


第一位是 小河修次 教授

日本九州产业大学原学生部部长

原摄影系主任

终身名誉教授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特聘学科指导教授

从事摄影教育工作超过四十多年的教育家


第二位是 百濑俊哉 教授

日本著名青年摄影家

日本土门拳奖获得者

现任九州产业大学艺术学部教授、摄影系主任、博士生导师

日本写真艺术学会理事




小河修次 教授:


我是1994~1995年时间作为学校派遣的研究员身份,来到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进行研究工作,给我印象非常深:当时始终在我身边的有位老师,他就是李昕老师。将近一年的研究员身份在学校工作的期间,我经常得到李昕老师和其他老师的照顾,比如说送我回家带我去食堂吃饭等等。


有一次李昕老师带作品让我指点一下,当时在场的有李昕和我,还有王如仪、王骅、张谷声。在王如仪家里我观赏了李昕老师的作品,看到这些作品非常吃惊,他的视角和当时我看到的大多数的中国摄影作品有很大不同。


他的作品有独特的视角,我想到这样一组作品可以在国外发表。我回去和百濑俊哉教授协商,这是我在中国看到的一组非常好的作品,我们是否能够把他的作品介绍到日本展览。他的作品代表了当时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人们意识、追求、信仰的宽松度,这也是改革开放的重要信号。


当时在展览的过程中有日本重要的摄影家也来参观,提出是否通过他的作品给他一个比较高的奖项。这些评价不仅来自福冈的摄影家,也来自东京非常有地位的摄影家。在展览之后我们学校做了重要的决定要把这些作品很好地保存。


百濑老师在教学的过程中经常拿出李昕的作品作为范例分析讲解,大家在学校交流的时候也经常提到李昕老师。王骅老师有在上海再次展出这组作品的计划,他不忘恩师的感情让我们也很感动。




百濑俊哉 教授:


我带着一个愿望,如果李昕老师现在健在的话我很想和他对话。


我到中国来来往往也有二十年了,在这个过程中跟中国很多的摄影家进行交流,对李昕老师的作品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日本的年轻人对摄影创作的强烈意识在逐步减退,为了激发他们创作的热情我把李昕老师的作品讲解给学生。


摄影作品的价值在于通过我们不断的观察思考后,按下快门得到的照片才是有力量的。用摄影对上海的变化不断地挖掘,积累我们所看到的,我想若干年后这些有价值的作品意义更加深远。


这次举办了李昕摄影展我的心里是非常感动和感谢的,能够实现我们的这个愿望真的是一大幸事,非常感谢王骅老师所做的一切。



上海摄影函授学院 原校长 朱钟华


现在的摄影人、摄影家很多,但是经常东打一枪西打一枪。他(李昕)就是咬住一样东西不放,他咬住拾事街头,他拍了很多,咬住上海变迁,他拍了很多。


当时他到我办公室来,我就和他说,你把上海变迁拍下去,你这些照片我帮你推荐出去。因为当时刚刚开始拆迁,在李昕之前,拆迁的机会不多的,上海的变化不是很大。结果他拍了好多给我看,后来这些照片在《人民摄影报》以整版篇幅发表。


我以前和王骅老师谈起,李昕拍了好多片子,像拾事街头、变迁的上海,我看到过很多很多。非常遗憾,这些底片如果现在还在的话真是不得了。他英年早逝离开我们,真是非常非常可惜。我今天非常感谢日本二位贵宾,他们把这些照片留下来了。



林路、顾铮老师观展。





李昕


原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摄影系教师,90年代利用业余时间拍摄《拾事街头》、《变迁中的上海》、《乡村教堂》等大量纪实专题摄影作品。其中《乡村教堂》专题于2002年在日本福冈省立美术馆个展展出。


2004年李昕因病去世,享年44岁。

时至今日,当年在日本展出并由日本九州产业大学摄影系精心保管的这组作品成为他唯一的遗作。


李昕 乡村教堂 回顾展 部分作品 及友人序言




这是一场迟到的展览

—— 王骅

这是一场迟到十五年的展览,他是一个上海的摄影师,他的作品也曾在摄影杂志上发表,但属于他自己的摄影展在国外专业美术馆展出时,本应莅临现场见证自己成功的作者却在重重困难阻挡下未能到场。

或许,在国外被认可的作品在国内不受待见已经让我们习以为常,或许,一个基层员工不能抢在领导之前走出国门赢取个人的成功也是职场潜规则之一。这些已经不重要,因为他早已带着他的相机和心灵前往另一个自由世界继续他的梦想。

但是,他留给我们的作品不能静静地躺在异国他邦的收藏室里,尽管得到了超出国内千万倍的尊重和精心保管。

当十五年后的今天,纪实专题摄影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他的这组作品也应该魂归故里,在他的故乡,用同样的展览方式,让更多的人看到那些年他的执着。

虽然这场展览他依然不能到场,但这应该是他未完成的一个心愿,也是我们的一个心愿,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寻找一片合适的地方,和一群曾经一起为梦想奋斗的朋友们,去完成这个心愿。

他是离开我们13年的李昕,他是我的大学老师,也是我曾经的同事,所以,我要为他办这个展览。

感谢日本九州产业大学摄影系提供了这组唯一存世的作品。

感谢他的朋友们为他执笔。





李昕:在寻找精神家园的漫漫长途中

——林路


在中国摄影界,有不少“出师未捷生先死”的年轻有为者,为影像的空间涂抹了许多斑斓的色彩。在我的记忆中,李昕也许是留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


记得十多年前的一个午后,李昕和一帮子摄影圈朋友在我当时的黑石公寓喝茶,在座的还有顾铮、陆元敏、王耀东等大腕。那一天的阳光很好,后来大家还上了顶层的阳台,看四围天青云淡,谈人生志存高远。但是不久,就传来李昕患了不治之症的噩耗,再后来,李昕离我们而去,留下了那些充满了个性色彩的摄影作品,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人淡忘。


但是这一组关于上海周边基督教生活的画面,我一直难以忘怀。这不仅仅是题材的特殊,或者说有点敏感,也不仅仅是因为李昕为了这一题材的拍摄付出了很多,常常骑着自行车奔波于上海周边,更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时代背景中,李昕以其敏锐的嗅觉,感受到了宗教的力量在中国的影响力,从而想为这样一段历史的进程留下些什么,告诉后人值得关注的话题。他不止一次地和我说起过拍摄的艰辛,同时也为一些感人的画面和我讨论。这些作品后来在日本展出,并被日本的大学收藏,可见其独特的魅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等机构在第三届当代中国宗教论坛上发布的2010年《宗教白皮书》中宣称:我国现有基督教新教徒约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8%,总数估计为2305万人。而天主教,官方公布的信徒数量有600多万人,但很多信徒并没参加官方的天主教爱国教会,因此并未统计进来。这些数据的统计,离开李昕拍摄的这一系列作品,已经过去了七八年。如今回看这些黑白画面,因而觉得特别珍贵。很多人持有这样的观点: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人民的宗教精神会越来越淡漠。然而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采用实际统计数据说明事情恰恰相反,所列举的国家与地区包括韩国、台湾地区、新加坡等等,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儒家文化圈国家。李昕的发现和探索的空间,恰恰为亨廷顿的观点提供了视觉的佐证。可惜天妒英才,如果李昕能够继续拍摄下去,我想,关于中国人宗教信仰的空间,是否又会多出一部不可或缺的扑朔迷离的历史档案?


还是回到影像本身。

作为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的摄影系教师,李昕在当年摄影教育还远未形成规模的背景下,算得上是一位佼佼者。同时,在摄影的实践上,李昕也是以其独特的风格,在上海摄影的街头竖起过属于自己色彩的旗帜。一方面,我们看到了伴随技术、就业、城市建设的冲击而来的异化感所形成的城市文化中“青年意识”,另一方面,城市中还有“老年意识”,那就是一种因城市现代化而产生的恐惧以及对城市传统文化的依恋和缅怀。李昕以其年轻的朝气,通过非决定性瞬间的大胆实践,为当时的上海都市摄影的大胆尝试,留下了诸多精彩的画面。随即,他又将这样的风格运用到上海周边的基督教人群的拍摄中,手法显得更为纯熟,表现的力量感也更为强烈。在那些看似缺少稳定感的视觉构成中,李昕以其独有的胆识目击一个时代的宗教情怀。其实,他也是带着这样一种对生命的信仰进入到这些人群众,尝试寻找自身的归宿。从教堂的全景到教徒们的生活细节,他所探索的,不仅仅是宗教的执著和迷茫,更重要的是,他通过镜头领悟了人性的复杂。可以想象他在按下快门的每一个瞬间,有一股长长的气韵贯穿其间,回环往复,不知所终。


可惜,这一切的定格终究变成了李昕人生的定格。或许他还在天堂的那一边,依旧行走在寻找精神家园的漫漫长途中……





精彩出自平凡

——朱钟华


在我熟悉和喜爱的年轻摄影朋友中,已经英年早逝的李昕是我心中非常难忘的存在。他在摄影创作中表现出的鲜明独特的艺术个性和他温文尔雅、低调谦和的性格所形成的巨大反差,尤其令我印象深刻。


上世纪90年代初,李昕几乎隔一断时间就会带着一摞精心放大制作好的黑白照片,来上海市摄影家协会给我品读。他每次来时话都不多,每次都是精选一个专题几十幅照片静静听我意见。我一直推崇他的人文纪实类照片,不管是拍摄形式、画面构图还是选择角度,都异常别出心裁,还会与当时的主流观赏价值背道而驰,常常给人视觉上的新奇与震撼。即使放在今天看,这些作品应该还是独树一帜。


很显然,李昕喜欢黑白摄影。我记得他曾给我看过不少黑白专题,比如,《拾事街头》、《变迁中的上海》、《乡村教堂》等作品,其中不少画面至今还深深留在我的记忆里。我尤其钟爱他的反映上海城市市井百态旳《拾事街头》和全景反映上海城市发展变化的《变迁中的上海》这两组城市专题作品,拍摄手法随性洒脱,画面中既有幽默诙谐的街头元素,又透着人文纪实的朴实真诚。这些来自他日积月累、视觉档案式的影像文本,散淡与内敛交织,散发着一股子经年岁月与人生况味的奇思妙悟。其中,《变迁中的上海》组照中的16幅照片曾刊登在199468日的《人民摄影报》上,用了一个整版。至今,我还保存着这张报纸。


一位优秀的摄影家,从不会以单一扁平的目光观察社会,李昕就具备这样的特质。他始终保持着那种对周围事物敏锐洞察的天分,深刻关注着镜头前的人和事,并以个性、自我的方式,饱含着深情,淳朴而厚实地记录着自己的所感所思、所见所闻。他身上有一种对生命的热情和纯粹,所以他的照片表达独特,主观色彩强烈,鲜活灵动,你似乎可以从中听到生活的旋律,触摸到普通人的温度,体会到个体生命跃动的价值。他的作品往往有着不同的形式与样态,呈现出传统和前卫的多重视角及多元趣味,给观赏者留出了足够丰富的想象和解读空间。而且,他这种比较小众的拍摄理念,在当时大一统的审美趋向时期,有着足够的标志性意义。


我们知道,在摄影创作过程中,对被摄事态发展趋势的判断和把握,往往来自于摄影人自身丰富的知识积累与生活阅历。李昕即善于从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发现他们独到的韵味和别样的精彩。在他的照片里,我们可以看到各种琐碎的细节默契地融汇交集并重新架构,然后呈现着似乎常见却又深邃另类的面目。能将平凡普通的生活场景通过镜头,转换成有趣有故事的场景,并赋予它特殊和深远的意义。他的这种对镜头和画面的掌控感令我不得不服。


摄影创作有着无限的可能,能用影像的方式撷取的终究是有限的一部分。拍摄不经意间的温情,需要细致的观察力和卓越的想象力。我曾与李昕一起,穿街走巷拍过上海老城厢。那时的他目光灵敏,身手敏捷,对周围的人和景物似乎永远充满着好奇和探索之心,那些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城市街角于他是取之不尽的创作宝藏。他善于使用广角镜头,悄悄贴近被摄对象,出其不意地按动快门。他从不摆布,也不干涉被摄对象,一切那么自然而然。所以他的作品虽然信息量丰富,画面却真实质朴,流淌着生活气息,没有夸张炫技的痕迹,但却耳目一新,耐人回味。


法国著名作家罗曼. 罗兰说:“艺术的伟大意义,基本在于显示人的真正感情、内心的奥秘和热情的世界”。高产的李昕即是满怀着对这座城市的敬重与热爱,认真执著地记录着它的每一次细微变化直至华丽巨变。而他的拍摄题材也随着这种激变而在不断地挖掘与拓展,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一些城市纪实作品已经成为记录这个时代印记,解读这座城市发展轨迹的重要影像资料。


可惜天妒英才,这位极具艺术天赋的青年才俊过早地离开了我们,这是上海摄影界的一大损失。好在他的艺术精神和摄影成果已经留存了下来,成为我们借鉴研习的宝贵财富。




承受与省察——简评李昕照片

——姜纬


李昕先生的经历和作品,我并不熟悉。就现在能看到的、有限的照片,我觉得他的这些照片非常坦诚和直接,这再一次有力证明了:摄影的创作内在地包含着动机和观念,甚至还包含着某些思想前提。照片并不是任何给定的东西,拍摄是一个动词,一个复杂的思维过程,然而,摄影创作只有经受得住人世的浩荡纷繁才具有生机和力量,才可能构成思想在广袤的人类生活中的延伸、纠结和转

IG Art Gallery
IG映界影像艺术馆
Shanghai camera history museum
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
点击 注册会员/会员登录 成为IG会员
享受IG课程工作坊、讲座活动、Coffee等折扣与惊喜。
© 2017 IG imaging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