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南大师帕特里克·扎克曼 Patrick Zachmann“行程”演讲回顾

6月14日,比极画廊创始人尚陆老师带着玛格南MAGNUM大师帕特里克·扎克曼 Patrick Zachmann来到IG。


星期二的晚上,幸运的排在前90位抢先报名的IG粉丝,有的下班后急忙赶来,有的积极逃班,演讲前一个小时,大家已经坐好整整齐齐的队形,满满的周末即视感。

7点准时开讲,两个多小时的演讲,大家在扎克曼法语演讲、尚陆老师几乎同声的神同步中文翻译中,投入一场中法双簧扎克曼纪实摄影盛宴。


扎克曼说他的父母曾反对他成为摄影师,他们觉得摄影不是一个职业、不可以谋生,扎克曼的母亲还曾拿起“法国黄页”翻电话,打到布列松的家中咨询,布列松的太太告诉扎克曼的母亲说:做一个摄影师的妻子并不容易。(场下一片笑声)


最后扎克曼还是在父母的意愿下去学了建筑,在学校勉强呆了两年后,扎克曼开始旅行拍照,并开始出售自己的照片,慢慢转型走向摄影。

掌声、欢笑、唏嘘中……关于摄影,我们是严肃的,用生命危险为代价的摄影经历,此刻都化作谈笑风生。


两个小时的演讲,太多影像和背后的故事永远的留在我们的意识之中,不能一一回顾,且让我们回味其中片刻。


一上来内容就很劲爆,扎克曼从他摄影生涯拍摄的第一个项目——意大利那不勒斯黑手党开始。

1980年代那里每年有400多人被杀,因为没有人去拍摄,扎克曼决定自己去拍摄,想要带回一些和其它媒体报道不一样的东西。

也因为扎克曼的朋友做了警察局局长,扎克曼得以进入很多记者无法进入的地下赌场等场合。


意大利,那不勒斯,1982年“新家族”领袖之一,人称“法外人”的西罗·阿斯图托被自己的族人所杀。扎克曼说这是他第一次拍摄尸体,之后就拍到越来越多。

1982年意大利那不勒斯,哭泣的女人们,她们的儿子与丈夫因贩毒被逮捕。

扎克曼说:“一张照片不一定把什么都显示出来,只给你一点线索,把你引进照片。”


扎克曼曾经进入连警察都进不去的黑手党居住的小区,慢慢和他们混熟了之后,小区里的人都把扎克曼当作一个教授,慢慢接受了他。20年后,扎克曼还做过跟踪拍摄,找到当年拍摄到的多张照片的主人公再次拍摄,扎克曼说:很高兴他们还记得我。


有一次扎克曼在酒吧拍摄一位20年前曾经拍摄过的男子,突然有几个人进来酒吧举着抢威胁扎克曼(因为他拍了一些照片),然后这个酒吧里的男子对举枪的人说扎克曼是他20年的朋友,你们不许威胁他,后来扎克曼还想拍这个酒吧工作的男子的纪录片,男子也已经答应,但是后来男子被暗杀,纪录片也没有拍成。


这张照片是年轻时的扎克曼的他的母亲。

扎克曼又讲到他对自身身份探寻的专题。有人问扎克曼你怎么变成一个摄影师,扎克曼说成为一个摄影师是因为他没有记忆,父母把痛苦的过去都删除掉了。


扎克曼是犹太人,但父母不再煮犹太人的菜,不再提及任何犹太的历史、文化……没有任何自己是犹太人身份的感受。扎克曼开始去拍摄关于犹太教、犹太人的主题,还去寻找并拍摄了二战犹太人死亡集中营里幸存的犹太人。

扎克曼说在犹太文化里,母亲的身份很重要,犹太血统里,母亲是犹太人孩子才是犹太人,如果父亲是犹太人母亲不是,那不能算做犹太人。


有观众提问扎克曼通过拍摄找到自己了吗?扎克曼说当时拍完觉得已经完成了,但是6年后还是会有很多疑问,觉得没有拍到他父亲的一张好照片:“照片不够好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关系还不够好。”后来扎克曼又拍摄了关于父亲的短片。


关于全世界的移民,也是扎克曼摄影生涯中关注的重要主题之一。

法国,马赛,1984年,玛丽卡(Malika)一位来自第二代北非移民家庭的年轻女孩。为逃婚离家出走的女孩后来吸毒,扎克曼鼓励她写自己的故事,这个女孩就写诗。

一张张经典大师作品展现在IG大屏上,扎克曼说他被法国电影影响很大,拍的照片都像法国电影。

扎克曼说:“很多人以为照片重点在中心,其实边缘可以交代很多事情。”他很喜欢这种拍摄方式。


当IG大屏上出现扎克曼拍摄的中国照片,距离感瞬间为零,扎克曼开始讲中国对他的影响。

因为太喜欢上海30年代的电影,扎克曼82年第一次来中国,当时外国人十分罕见,扎克曼说很多中国人围观,有人甚至去拔他手臂上的毛,当时还有一位党员一位翻译和一位司机全程陪伴扎克曼拍摄。


当时除了玛格南的马克·吕布、布列松拍摄过中国,并没有多少西方摄影师来过中国。当时扎克曼还很想拍摄关于中国人的电影,但申请没有通过。

1982年,北京,一群中国人围着扎克曼这个罕见的外国人。


1982年,北京,人们正在抢购新到的进口产品。

1995年苏州,巩俐在电影《风月》拍摄现场。

扎克曼说他不喜欢去拍摄嘲笑别人的照片,要相信自己的本性,有时自己觉得可以拍照,有时觉得还是等一等吧,不大会去拍不喜欢的人。

中场休息的扎克曼非常腼腆,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围堵了。

拍照、合影、签名,扎克曼都耐心配合。

看着偶像给签名,真开森。

IG每次活动回顾,当然不会忘了让大家看到各位大师都爱什么相机。

扎克曼非常细心,每一张签名的明信片,一定要看看是哪一张照片再签名。

扎克曼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崔健没有变,包括他的内心。

当扎克曼让大家猜,并说被剪发的人是梁家辉时,一片惊讶声。

陆元敏老师是IG常客,在IG你总是可以看到大师们拍照的样子。观众席看到陆老师拍照沸腾了。

晚上10点,扎克曼才离开IG,又一位摄影大师走出安福路300号,走在夜晚适意的安福路上。

感谢尚陆老师为IG粉丝带来如此精彩的大师演讲!

比极画廊创始人尚陆 、帕特里克·扎克曼 Patrick Zachmann、IG馆长王骅,各自都挂、拿着一台相机啊。



两个多小时那些在IG大屏上显示过的照片,再一次感受到,在IG听讲座可以获得的不仅仅是关于摄影技术、和影像背后的故事,面对面的感受摄影大师的职业精神、勇气、幽默……这本身就是最难忘的经历。


从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到现在,从全世界的中国移民等大专题,到和春运大军一起登上火车拍摄春运……扎克曼见证了中国众多重大事件和社会进程,为中国留下数十万张纪实影像。


投影在IG大屏幕上的那些我们再熟悉不过又那么陌生的中国影像,让我们看到了我们不曾看到的中国,扎克曼把中国从黑白拍成了彩色,今天,还在用彩色影像拍摄多个中国专题。


拍了30多年中国,扎克曼却说自己是“不可融入的外国人”,但在这场讲座散场时,我们唯一想对扎克曼说的是:“感谢您拍摄、关注中国,让我们看到我们不曾看到的中国,在我们心里,您早已不是那个长鼻子的外国人。”


注:“The Eye of A Long-Nose”扎克曼拍摄中国的一本著名画册的名称。


这也是你想对扎克曼说的吗?


《再见,中国》的 80年代和 90年代的黑白影像现在上海比极影像画廊展出。




帕特里克·扎克曼 Patrick Zachmann

1955年出生于法国巴黎郊区

1985年加入玛格南图片社

1990年成为正式成员

曾任玛格南副社长





点击查看 6月26日 IG分享会 山海天“因为山在那里”极致风光影像分享会

山海天,人称“山爷”。

全世界独立完成全球14座8000米以上雪山拍摄的第一人 扛着世界最豪的顶尖器材之一——PHASE飞思数码后背和ALPA阿尔帕机身、镜头、登寻高寒之地背后,一定有他对山、海、天的极致影像信仰……




IG Art Gallery
IG映界影像艺术馆
Shanghai camera history museum
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
点击 注册会员/会员登录 成为IG会员
享受IG课程工作坊、讲座活动、Coffee等折扣与惊喜。
© 2017 IG imaging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