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 玛格南大师Abbas“冲突”主题演讲回顾

IG 5月独家邀请玛格南MAGNUM大师阿巴斯Abbas上海行,Abbas“冲突”主题演讲在IG平台一经发出,90个名额半个小时即秒完,无奈场地有限太多没报上名的IG粉丝未能来到现场,敬请谅解。


确实,Abbas先生的自拍照很少,仅有的两张也并未露出全脸。

Abbas先生说作为一名摄影师,希望一直是在照相机的另一侧。摄影师最好是做一个无名氏,如果成为公众形象,走在路上的时候,可能就会有人认出而无法继续工作。

为了尊重Abbas先生的意愿,所有本次活动的视频只能成为档案了。

5月16日晚,Abbas先生提前到场,Abbas先生是伊朗人,用伊朗语和大家问好。

IG 馆长王骅先生介绍说,Abbas先生更喜欢工作坊的方式,如果今年下半年Abbas先生的上海展览和工作坊能够成行,IG会借用一个更大的场地,让更多没能来到现场的朋友能够有机会与Abbas先生近距离接触。

接着Abbas先生从第一次报道战争题材“印度和巴基斯坦战争”开始,分享了越南游击战、巴以冲突、北爱尔兰战争等多场冲突中他拍摄的照片,分享了半个小时照片背后的故事。

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张?还记得那张“悬调”吗?

Abbas先生说如果谈到他的摄影风格,他一直在寻找一种“悬调”,而不是一个冻结的时刻。

那个时刻是,照片中的主人公正在做他着他的事情,拍摄完成后,还在继续做他的事情,而不被摄影师的拍摄所打扰。

Abbas说这张照片就是他寻找的这种“悬调”的代表。


也让我们重温部分照片吧,Abbas先生关于每张照片的描述你还记得吗?


部分问答内容,Abbas解答节选:



关于战地摄影。

  • 战争,将人性最好和最坏的两方面都带出来,甚至放大很多倍。

    战争不仅仅是暴力现象,还包括政治、经济、心理等种种现象,这些都应该去记录。我更爱称卡帕是一位战争摄影师,因为他不仅仅报道战斗本身,还包括战争的方方面面。卡帕说过虽然自己是战争摄影师,但想成为和平摄影师。我也想成为和平摄影师,但同时又觉得在拍摄战争时是非常摄人心魂的。

关于拍摄战争对摄影师情绪的影响。

  • 我不想就受伤谈论太多,在工作时也我是比较职业的。

    但作为一个摄影师看到那么多暴力、冲突的时候,摄影师也是人,当看到各种残忍和不堪,也会有各种情绪。但要想把工作继续下去,拍摄出更好的照片,我会为自己建立一个情绪的屏障,把自己和这种情绪隔离开来。

    比如哭泣会导致手的抖动、照片会模糊,都会影响照片的质量。虽然现在很多人喜欢模糊的照片,这也是一种手法,但我还是喜欢分明、清晰的照片。

    在拍摄时我会把情绪抛到我的身后,但我的潜意识这些情绪还是存在的,会在一个点集中爆发,甚至在我的梦魇里爆发。在报道伊朗革命的2年里,我感觉我已经度过了20年,关于伊朗革命的噩梦我做了三年,这也是我付出的相关的代价。

    不仅仅拍摄战地需要勇气,生活的每一天都需要勇气。


  • 我的书就是我的作品、我的作品就是我的书,我就只用两段的文字描述就够了,其他都用我的作品表达,我的兴趣就是摄影,摄影就是我的整个生活。


关于为什么拍摄宗教。

  • 现在我已经不是一个战争摄影师了,因为我没有年轻时跑的那么快了。

    我喜欢报道我感兴趣的国家,这些冲突也是我所感兴趣的国家发生的冲突,其实你们今天看到的战争题材的照片只占了我的作品的10%,如果你去玛格南网站看我的作品,会发现我拍了很多的主题。

    35年来,我还拍摄不同宗教的题材,宗教不是一成不变的,也是跟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在演变。我是一个非宗教人士,完全以一个摄影师的职业身份来拍摄宗教题材,宗教涉及到很多方面,是值得拍摄的一个话题,信仰只是一个部分,还涉及到经济、政治、文化等等。

    我对宗教的话题感兴趣是和我拍摄过的伊朗革命相关的,如果不是因为霍梅尼接管了伊朗政权,我可能就不会对宗教产生兴趣。

    而且我两年拍摄伊朗革命的时间,发现伊朗群众对伊斯兰教非常热情,而且这种热情是不会停止的,是不断蔓延的,接着我又对印度教、佛教、犹太教产生了兴趣。

    信仰和爱情一样是非常个人化的事情,因为我对信仰是不理解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有这样的行为,这也是我拍摄的原因所在,如果有一天我了解了,也许会转而去拍摄花卉题材。


关于如何加入玛格南,和每位玛格南成员与玛格南的关系。

  • 其实玛格南是一个独立的图片社、机构,和每一位摄影师是合作的形式,玛格南是属于每一位玛格南摄影师的。玛格南创立之初宗旨就是独立性,不受各种政治、经济、宗教等压力所影响,让为玛格南服务的摄影师都是独立的摄影师。

    在玛格南的摄影师有非常大的自由度,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玛格南帮助摄影师销售作品、保护版权,同时玛格南也不会告诉你该做什么,阻挡你去做你想做的项目。

    我曾经拍摄过一本关于性题材的作品,也并没有受到玛格南的阻挠,玛格南是属于我们摄影师自己的一个机构,每年所有的摄影师都会聚集在一起,就相关的一些话题进行讨论,投票表决我们的一些观点。

    同时在选摄影师的时候也是投票的方式,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想成为玛格南的摄影师,你需要玛格南摄影师投票使你成为一个提名人。

    同时在两年之后还需要提交一份申请,需要玛格南所有摄影师的三分之二通过你才能成为玛格南的合伙人,就像成为男女朋友、婚姻关系的未婚妻和未婚夫一样,可能承诺最终会和你结婚。

    如果你想成为正式玛格南成员,需要递交第三个申请,三分之二成员通过,你才能成为玛格南正式摄影师。玛格南是非常小众、人数非常少的一个团体,所以希望每一个玛格南正式摄影师都能和谐的生活在一起。

    通过之后也有可能解约,就像日常离婚这样的过程。其实事实上退出是很少发生的,除了当事人自己自愿退出。曾经玛格南有摄影师退出,但对于那位摄影师和所有投票人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但玛格南摄影师们也需要对重要的发展策略做出决定。


  • 关于绘画对Abbas的影响。

    很多画作中可以看出,模特都是摆出被画的造型。但当看伦勃朗的画作时,他捕捉的是模特过程中的动作,我把这样的方法带入到我的摄影中,自然而然的寻找定格的瞬间。

    当有人说我是摄影大师时,是不敢当的,布列松、卡帕、毕加索等很多人都是大师级的人物,可以去看伦勃朗的作品,他是我的老师。


无水印合影自提区(Abbas先生的围巾香喷喷的)您也捂的太严实了吧!


来到这场的朋友都说受益匪浅,那你们为什么不留言?不留言?不留言?

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期待Abbas先生再次来IG和大家见面!



IG Art Gallery
IG映界影像艺术馆
Shanghai camera history museum
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
点击 注册会员/会员登录 成为IG会员
享受IG课程工作坊、讲座活动、Coffee等折扣与惊喜。
© 2017 IG imaging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