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 玛格南大师Abbas上海新闻摄影交流会回顾

IG 5月独家邀请玛格南MAGNUM大师阿巴斯Abbas上海行,并举办了与上海新闻摄影家、摄影师的小型交流会—— “Abbas上海新闻摄影交流会”,和与IG会员面对面,Abbas“冲突”主题演讲两场活动。

三天上海行,两场活动与Abbas先生的亲密接触,他给我们留下了亲切、敬业的印象,传奇的拍摄经历背后,是Abbas先生坚定的职业信仰。


让我们先来回顾5月15日下午, “Abbas上海新闻摄影交流会”。

5月16日晚举行的 Abbas“冲突”主题演讲回顾,将后续发出。


先从15日下午花絮开始吧

时差还未倒过来的Abbas先生来到IG。

本次Abbas上海行,IG全程摄影视频记录,想把大师影像分享给更多没能来到现场的朋友,但Abbas先生说作为一名摄影师,他总是习惯在照相机的后面,并不喜欢被拍摄,如果无法成为隐形人,也希望自己是匿名的。

为了尊重Abbas先生的意愿,回顾推送里只有Abbas先生的非特写照片了。

Abbas先生格外关注IG展廊中展出的中国著名新闻摄影家雍和老师的作品。另一位同行受邀来到IG的是维也纳美景宫美术馆馆长艾格尼丝。

Abbas先生看到自己讲座的海报,特别开心兴奋,举起相机拍摄,要知道Abbas先生是从来不轻易按快门的。

观看IG展出的1900年前后的中国古董老照片。


一生拍摄“冲突”战地的Abbas先生,虽然今年已72岁,但身手特别矫健,先陪同人员一步冲进3楼的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并且毫不搞特殊化,在签到簿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大家可以自己找亮点)。


IG CEO、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馆长王骅先生为Abbas先生讲述一台台中国老相机的故事。

经过尼康和徕卡展区时,Abbas先生兴奋的说:这个我有过、这个我也有过!

此处必须植入那句:IG咖灰也许不是最好的咖灰,但一定是有最多摄影人喝过的咖灰!

Abbas先生对IG美式咖灰点赞!


有咖灰提神,进入正题!

如果Abbas先生上海行,没有相识雍和老师,那一定是遗憾的。

所以IG特别邀请中国新闻摄影的领军人物,雍和老师来到IG与Abbas对谈。

同时到场的还有陈海汶老师、林路老师、杨元昌老师、陆元敏老师等纪实摄影大家。

陈海汶老师与上海年轻的新闻记者探讨纪实摄影现状。

本场交流活动IG同时特别邀请青年报 施培琦、澎湃新闻 徐晓琳、陈荣辉、刘行喆、路透社 宋杨、腾讯大申 杨磊、新民晚报 周馨、环球时报英文版 杨辉等30多位上海新闻一线摄影记者们参加。


雍和老师播放自己拍摄的专题照片,并让Abbas先生了解到中国纪实摄影的现状,在两位纪实摄影大家的探讨中,大家受益匪浅。


Abbas先生与年轻新闻记者们的交流,采取了工作坊的方式,让大家把椅子撤开,将一组组专题照片铺开在桌子上,并让大家假设自己是编辑,选出照片,并说出选择每一张的理由。

Abbas先生说,摄影师对自己拍摄的专题是有感情的,为了保持客观,可以让编辑或别人来替你挑选照片,或者在拍摄后放置一段时间,当感情也释放下来后,再去挑选自己的照片。

5位年轻摄影记者展示了关于上海维吾尔族人生活、二孩家庭等专题照片。

Abbas先生在摄影师选片后,更假设自己是编辑,为大家一一选片、点评。

Abbas先生反复强调的是:“如果摄影师能退后、能运动,为什么要用广角?其实在照相的并不是摄影师,而是相机。比如16mm等广角用不好会让你迷失掉,没有重点并且照片显得不自然。眼睛能看到的范围是很广的,但聚焦的范围却是很窄的。其实你所需要的元素并没有那么广。”

Abbas先生说这个“广角现象”是一种世界流行的通病。



部分问答内容,Abbas解答节选:


  • 玛格南给了我一把钥匙,每个玛格南成员都是其主人。

    我带给玛格南的就是我的视角、以我的观点去拍摄的一些作品。


  • 拍摄伊朗革命时,我觉得我这个系列已经做的非常好了,但送到玛格南时,他们却说这算什么:“你会跑,你跑的很快,但你跑的不快时,你拍出什么样的作品。你把这些冲突展示出来又算什么呢,这种冲突时时都会发生。”

    于是我去了墨西哥,那里事件是非常少,我必须去寻找我要表达的东西。这点来说玛格南给我的挑战是非常重要的。


  • 有人问我用什么相机,我会告诉他,我用我的眼睛、大脑、心、脚步,最重要的是拍摄的结果,而不是形式。


  • 在玛格南大家每年一次会聚在一起讨论摄影,有人说构图、有人说黑白还是彩色……这个时候我就会站起来说:我总是拍同样的照片。


  • 在过去50年我都是拍摄同一类型的作品,如果回顾我自己的作品,色彩、构图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主题。在一个蛋糕上面有镶边等各种装饰,而我只想去做那个蛋糕。


  • 我天生就是一个摄影师,不需要一个契机,11岁时我决定做一个新闻记者。如果有一个原因的话,当时发生了尼日利亚独立战争,历时8年我的父母也受到影响,每天我看到历史在眼前发生。


  • 只要手指可以动,我就会一直拍下去,不拍的那一天,就是我死去的那一天。


  • 我不用手机拍照,如果需要很快抓住事件的话,会携带一个很小的相机。手机是“本拉登相机”,如果发生突发事件,可能会用手机。我非常传统,不希望相机可以打电话又可以拍照。


  • 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好奇心非常重要,我从来不满足自己的作品,总觉得自己可以拍的更好,如果对自己的作品满足,可能就不会一直拍下去了。


  • 中国有太多可以去拍摄,而且中国有非常丰富的文化,我可能用一生的时间去拍摄中国不同题材的照片。但我只有这一辈子,下辈子也许可以来中国拍。


  • 1989年我去过北京和上海,发现这两个城市差异也是非常大的,如果我拍摄中国,可能会拍摄中国从传统社会转型到非常摩登的现代。虽然有转变,但还是有中国特色的,我会去拍摄其中本质的东西。作为伊朗人,我鼓励大家去伊朗拍摄,伊朗和中国友好建交,也更容易去拍摄。


  • 纪实和新闻摄影都是爆炸式的增长,以前大的事件发生时也只有一两个摄影师去报道,现在单一事件报道的摄影师和选择的形式都在增加。


  • 玛格南最初也是有布列松和卡帕两个派系,关于纪实和艺术的界限,有的时候争论是非常激烈的。纪实摄影师会认为艺术摄影师只是艺术家而已,艺术家也会嫌弃纪实摄影师,但对于我来说,两者并不矛盾,纪实摄影也可以展现摄影作品的美感。



IG Art Gallery
IG映界影像艺术馆
Shanghai camera history museum
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
点击 注册会员/会员登录 成为IG会员
享受IG课程工作坊、讲座活动、Coffee等折扣与惊喜。
© 2017 IG imaging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