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 影展暨分享会 自闭症儿童“天真者的像” 张立洁影展

张立洁“天真者的像”影展开幕暨分享会

时间:20164月17日 周日 19:0021:00

地点:IG映界影像艺术馆 安福路300号2楼

分享嘉宾:张立洁

主办方:iWeekly周末画报、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

场地支持:IG映界影像艺术馆

展览时间:2016417日—2016422

报名方式见文章底部


       

张立洁,报道纪实摄影师

北师大新闻学硕士、伦敦艺术大学摄影硕士学位;现工作居住于北京,长期从事报道、纪实摄影工作,供职于中国残疾人杂志社

2009年,以其《非典后遗症》、《罕见病》、《天真者的像》等纪实摄影作品或逐渐为公众熟悉获连州国际摄影年展银奖、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玛格南“人权与报道摄影”奖学金、第二届“徐肖冰杯”摄影奖等奖项;

作品曾发表于《新闻周刊》、《纽约时报》lens专栏、《南方周末》、《凤凰周刊》、《中国摄影》杂志等媒体,并多次在美国、法国、英国、加拿大、丹麦,中国北京、连州、广州、平遥等多地展出。


4月17日,iWeekly、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邀请摄影师张立洁,举办《天真者的像》影展暨读者互动分享会,让更多的读者能够现场感受摄影作品,并与摄影师进行深入交流,走进自闭症儿童  “星星的世界”。


BBC的新剧《The A Word》(相对无言)开播以来,这部讲述自闭症家庭生活状况的剧集很快受到了现实自闭症家庭的推崇,并引发各大媒体关注。按《纽约时报》的评述,这部剧之所以能够引起如此大的关注,是因为有着“极佳的叙述技巧”。


《The A Word》片中主人公—6岁男孩Max Vento。

他们是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们渴望了解这个世界,

更渴望被更多的人理解。

对于普通人来说,自闭症已被越来越多人关注,但该如何更好地展现他们的生活、心理,仍是导演、摄影师们不断思考的话题。摄影师张立洁从2012年开始接触这一特殊群体,除了简单的拍摄,她用幻灯机把自闭症群体的画作投影到他们生活的环境中,从而让自闭症患者们展现出丰富而不为人知的精神世界。

均均,1994年生,自闭症。他考取了国家初级钢琴调律师资格证,这在广西玉林市是第一人,很快均均就顺利接到了第一单生意。像很多自闭症孩子一样,他有一些很特别的小习惯,比如洁癖,画画时遗漏的颜料管他是不肯碰的。均均的这些小刻板在旁人看来不可理解,在妈妈眼中却既可爱又可气。

在摄影师张立洁的眼中,“自闭症”这个词并不是这些孩子身上唯一的标签,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天赋和潜力,他们通过艺术与绘画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想法,并化身为最具独特潜质的艺术家。在张立洁的镜头下,这些小小画家与绘画构成作品的重要元素,让观者产生奇幻而且温情的视觉感受,呈现人性的天真、质朴与幽默。

辰辰,1988年生,智力障碍。辰辰画画的主题只有一个:建筑工地。从小他就喜欢去工地玩,那里有他最爱的起重机、挖土机。哪怕轰鸣声中吞吐着的只是一片灰尘,他就坐在角落里,看一个下午。他会将楼画得比实际更高、更窄,总嫌妈妈买的纸太小了,不够画。

张立洁这次公益摄影展的主题定义为“一份以爱为名的礼物” ,送给这些自闭症的孩子们。在张立洁的眼中,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天赋和潜力,他们通过艺术与绘画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想法,并化身为最具独特潜质的艺术家。而张立洁与iWeekly也希望通过这一次影展,能唤起更多对自闭症群体的关注与帮助。

晴晴,2000年生,自闭症。晴晴曾把家里厕所的马桶内外壁和墙上都涂成了大红色,推门进去,酷似“凶案现场”。晴晴的画风格多样,有现实题材的静物,也有梦幻世界的抽象构成,还有充满数字、文字的罗列组合……谁也不知道她想着什么,下一秒又会描绘出什么。


小萍,1983年生,自闭症。丽萍具有让人惊叹的色彩感受力,双子座的她在画中一直并存着两种不同的时态:理性克制的细密色彩与不羁暗涌的线条波动。在平静的外表下,是她努力克制的心。她说,她怕别人看出自己有什么不一样,所以尽量不说话,几乎不笑的。


Q:美国摄影师Timothy Archibald用镜头记录了自己患有孤独症的儿子Elijah,盲人摄影师Bruce Hall也拍摄了自己的自闭症双胞胎儿子,很多摄影师都是选择从家人着手,爸爸视角或者妈妈视角。您作为一个“外来者”是如何走进这些家庭的?“局外人”和“亲人”摄影师,在视角上会有不同吗?

A:我想亲人和局外人的视角肯定会不同。局外人再如何深入也不可能比一个细心照顾孩子十几年的母亲体会得更多。当然也不是所有家长都能够有精力和能力实现记录和拍摄的工作,所以很多时候又需要“局外人”。

正因为这种需要,也就给了我这个局外人,走进他们生活的机会。因为我的记者身份,孩子的家长们在最开始的时候会比较容易放下防备,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被拍摄。人们总有种种的顾虑,毕竟我们的社会和舆论环境对他们来说伤害比帮助更多,所以他们很小心很敏感也可以理解。同时他们也希望得到更多被倾听和倾诉的机会。


小丞,2001年生,自闭症。别人是画画,小丞是“涂画”,一天能涂好几大张,洋溢着生命的热烈、饱满和任性。从幼儿园到小学,小丞一直幸运地得以在正常小学随班就读,老师、同学对他都关爱又加。轮滑、游泳、听音乐会,母子的休闲生活丰富多彩,为了能让他找到一条疏解情绪的通道,母亲把他带进了绘画的世界。

Q:通过这些影像,您希望可以带给自闭症群体什么?

A:摄影师的作用其实非常有限,就好比自行车链条上的一节,把自闭症孩子和家长们的故事传播到公众视野之中,实现信息的传递,最终影响人们的行为和观念。

阳阳患有自闭症。被母亲辗转千里“送”到南京博爱中心,留下300元生活费后,母亲便杳无音信。他想念家人,画了无数张妈妈,“妈妈们”都有一双挚爱的眼睛。在特殊艺术家们笔下,一个个生命呈现出来,这就是一个自闭症少年的感官。

在完成《陈荣辉:我和欧洲难民的15天》影展、《中国孤儿在美国——韩萌“两者之间”》影展之后,iWeekly再次将视野聚焦于公益话题,同你一起关注弱势群体。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iWeekly也将继续带你跟随摄影师的脚步和镜头,感受这些影像制造者观察世界的方式。

本周日,让我们听女摄影师张立洁讲述她拍摄自闭症儿童的经历,在张立洁的讲述中,走进每一颗星星的内心世界。


报名方式:

1.添加IG映界影像艺术馆

输入微信公众平台的【微信号:IG300SH】

或者扫如下二维码


2.进入 IG映界影像艺术馆公众号,回复【 zhanglijie+姓名+手机号】即可报名

IG Art Gallery
IG映界影像艺术馆
Shanghai camera history museum
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
点击 注册会员/会员登录 成为IG会员
享受IG课程工作坊、讲座活动、Coffee等折扣与惊喜。
© 2017 IG imaging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