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母亲河分为63个点,完成近乎疯狂的拍摄计划。

在2015年9月12日,也就是IG映界影像艺术馆开馆的第一天、举办的第一场活动,就是英籍华裔女艺术家王岩与中国著名摄影评论家林路老师“景观摄影在中国”的对话。


当时IG与王岩约定,将在2016年4月举办王岩老师的个展。时间过的飞快,王岩老师近日也即将登上回国的行程,与IG的粉丝们见面,并且在IG举办盛大个展,这份时隔8个月的约定,充满了美好的期待!


无论当时是否在IG与王岩相遇,这次,你都有机会再一次邂逅王岩拍摄的不一样的“母亲河”,邂逅这位有所坚持、风格独具的女摄影艺术家。


今天特别为大家首次全文呈现,王岩撰写的拍摄母亲河的源起、经历与获得,让我们在展览前夕,在字里行间去体会一位女摄影家的胆识、坚定中所独有的细腻情感!


敬请关注IG近期王岩Yan Wang Preston

母亲河 Mother River 展览讯息推送!

王岩(Yan Wang Preston),女,英籍华裔艺术家,现生活、工作在英国约克郡。

从2010年到2014年,王岩在英国普利茅斯大学攻读博士同期,先后四次回到中国,用Google地图将长江等分成63个点,使用大画幅相机,拍摄了6211公里长江沿岸的景观。



母亲河 Mother River

撰文—王岩 Yan Wang Preston

“母亲河”摄影巡展和画册是我从2010年到2014年拍摄长江的成果。这段拍摄的方式有些特别:6211公里的长江被等分为62段,每段长100公里。这样产生的63个等分点就成了我从江源到江尾的拍摄地点。而这样的疯狂举动,与我和长江及中国的感情是分不开的。

我在中国的成长经历似乎是由长江大事记串联起来的:1983 年有《话说长江》,1986年有长江漂流,1992三峡大坝决议通过,1998年长江发生了特大洪水。这些事情让我隐约地感到了祖国的辽阔,长江的力量和美好、以及时代的变迁。二十出头,作为业余摄影爱好者的我拍摄了青藏公路旁边沱沱河的辫状水系,也在徒步虎跳峡时为金沙江的澎湃而惊叹。从遥远的青藏高原到上海,长江漫长的时间和空间之旅对我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而从小开始接触到的唐宋诗歌和山水画作,又将薄薄的雾气永久地笼罩在这条畅流不尽的大河上,将她与“天人合一”的生活哲理和亘古不变的时间联系在了一起。“长江是我的母亲河”这个概念,就这样早早地铭刻在了我的意识中。而在这许多对长江的感情当中,唯一缺失的,却是真正在她身边生活的经历和记忆,因为我是在河南省长大的中原人。

2005年,我移居英国,并从麻醉师改行学习摄影艺术。国外缤纷的摄影作品一下子涌到了眼前,其中不乏关于长江的专题。可是这些图片与我记忆中、或者是说与我想象中的长江大相径庭。同时,它们几乎都集中在三峡地区,而长江其他漫长的流域却被忽略了。思乡心切的我便逐渐产生了拍摄整个长江的想法。一来可以解乡愁,二来可以为长江的理解补充一些较全面的信息。当时我正在认真考虑摄影的“客观性”,所以也模糊地想到用一个平均分点的方式来拍摄,这样或许可以更“客观地”对长江进行观察。

不过,我知道对长江这样庞大的主题,不能够轻举妄动。2009年,我用平均分点的方式拍摄了英国的一条长121.6 公里的小河—瑞布河,然后还在鹅湾河上做了相似的实验。 这段尝试告诉我了两件事:第一、没有真正客观的观察,但是 “平均分点”确实是进行系统观察的方法之一。第二、分点方式可以帮助摄影师避开常规地点,从而有可能摒弃已有的期望和成见。但就长江而言,分点方式意味着放弃那些“重要的”和“著名的”地点。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当时我还不能够完全品味。拍摄地点的无法预测性则给摄影师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机会,这让人有些胆怯、但也让人充满向往。怀揣着这些经验和问题,我于2010年底正式启动了长江项目,并首先来到了著名的三峡地区。

可是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那薄雾高远的山水长江完全没有迹象。相反,已经处于“后三峡”阶段的奉节和巫山正处于巨大的开发期。建设和破坏一向是阴阳互换的两面,在这里更加无法区分。可是,更多让我震惊和不解的,是我内心巨大的困惑感、甚至伤痛感。为什么我想象中的长江和现实如此不同?长江对我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回答自己的这些问题。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案是和长江进行近距离的接触、身体上的接触。我在海拔5400米的江源用裸露的双手触摸了冰冻的江体,并在冰面 上绘制了一幅红色的圆,那粗糙的刺痛感火热而真实。在玉树结古镇亿万块玛尼石堆附近,我坐在长江的小支流巴塘河边雕刻了127块“玛尼石”,并将它们置放到了河水当中。以此,我可以对江边的建设风景进行思考,并将自己生命的一 部分溶于江水。而2012年8月,在重庆畅游长江的经历更让我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江水那不可抗拒的力量让我敬畏,而置身于它当中又带来了真实的存在感。至此,当初在奉节的迷惑已完全消失。

我明白了,抽象的长江对于我和“家乡”的概念几乎等同,而这个概念只有在离开家乡之后才有体现。虽然我从前想像的长江风景不可寻见,但它的存在和力量是完全真实的。同时,几年下来在江边的旅行和生活,终于让我认识到和滚滚长江同样不尽的,是我们和它息息关联的生活。这些平平常常、但实实在在的与江水合作或者搏斗的生活。我意识到, “母亲河”于我,原本是个只有代表性地点的神话概念,现在却成了点点滴滴的生活。我明白了为什么要去分点拍摄长江,也大致知道了在每一个等分点如何拍摄。

我很早就在谷歌地球上将长江的全长等分,并标好了63个等分点的位置。2011年11月拜访江源时,我已经拍摄了那里的三个等分点。2013年3月,我正式开始实施“分点计划”。根据长江的气候和地质特点,我决定先从Y9开始往下游走,分段拍摄并尽量避免雨季和雪季。通天河流域Y4到Y8五个等分点将留到当年11月冰冻季节拍摄,这样便于在无人区的行驶。为了鼓励我,我的母亲陪同我拍摄了Y9、Y10和Y11。 当时,我对自己是否能够胜任这项任务仍有很多疑问。而母亲的陪同,是我能得到的最大支持。接下来一年半当中,我的生活就围绕在将一张抽象的地图和一整页抽象的GPS数据转变为实实在在的地点、人物和图像。我幸运地躲过了沿途发生的地震、洪水、泥石流和塌方;也成功越过了几十条冰河、经历了最低的零下三十度和最高的零上四十四度的气温、并在100多张各形各色的床上补充了能量。虽然也有过小的波澜,比如被藏獒咬伤、或者被小村的警方误会,但总的是有惊无险。而待到长江入海口,我裸露双脚站在江/海水中拍摄最后一张图片时,心中和眼前俱是一片清亮。我和长江的63个约会,就此告一段落。

现在,我将这段旅程的结晶奉献给你。我们一起去好好地看一看母亲河。

IG Art Gallery
IG映界影像艺术馆
Shanghai camera history museum
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
点击 注册会员/会员登录 成为IG会员
享受IG课程工作坊、讲座活动、Coffee等折扣与惊喜。
© 2017 IG imaging group